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一生应援
タッキー&翼焦らずに待ってるよ

我永远喜欢空条承太郎.jpg


没有jojo看我要死了!!!!!!


我整个人都嗨的不行啊!!!(Dio脸


Jojo!!!!我不做eighter了!!(不可能



Hina的这份也到了




性感紫担在线哭泣,真是神奇的味道,不过确实很村上信五的感觉




一开始我觉得它太刺鼻了,有点跳脱让我很不舒服但是闻久了就觉得他的后调异常让人舒服




的确,就像村上先生。


一开始咋咋呼呼地冲进你的视线夺走了你的注意力。




但是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就迷恋上了,这种感觉,不是无理地吸引人眼球,而是有技巧的哄你开心。




就这样无数的女士都中了这样的圈套






此时你才警觉,他过分瞩目,这份envy根本就是for你自己,不想与人分享他。

原来你从来都不是我那根萨尔茨堡的树枝




你是我的快乐王子




我想做那只燕子




看着你爱世间万物,让我爱这爱着世界的你




只希望在为了你燃尽生命后能够死在你的脚边

我就说你俩应援色gay的鸭批(X



是泷翼,papa不能受

这位猪蹄(X)先生居然是用纪梵希的π吗


奶油味泷泽秀明


我感觉饿了?

【占tag抱歉】

有没有人知道泷翼用的香水?


满足一下卑微泷担的渴望

不知道还有没有记得这个香水了


传说老横09-10时期的用香现在已经不产了


让我一句话评价一下


Escape:挺正常的女香,幸好买的小样下次不可能会买了


Escape for men:Won't you have an  one-night-stand affair with me ,  lady.


思考一下这个时间段是田中和本间时期


这个横山裕了不得啊,真的太可怕了………

我语言功底一向很差,你get不到我的point的话你就参考一下这两张图。


大概就是在一个极其无聊的社交舞会上,已经有男友的你想悄悄离开,本来已经到了门口的时候有个男人倚在门边对你说:


“早いな、夜はまだだよ”


在你还没反应过来就想伸出手接受这个邀请的时候。


先与你的判断。那个男人身上的味道首先占据了你的头脑。


Can't escape


 for men

【rs】hello daddy

背德系列第一部


记住了这个系列三观不正!不要带脑子!只是为了肉而肉的!


有ts的提及,没有详细描写!!!泷泽锦户父子描写泷p父子描写!!!!为啥姓不同可以是父子不要在意吃肉吃肉!!!!



有mob女和锦户亮的xxx描写!!!注意!!!



年龄操作!!!!!



Ooc!!!ooc!!!我就是想日苏老师!!!!



我一如既往地写文很水。



也祝各位万圣快乐阿。


继子亮×继父昴





【泷翼】我是龙

想不到吧,我居然更文了(X),第一次用第一人称写东西了,嗯,写的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是刀。

有一点横雏。


人物ooc ooc


你要是觉得读的不快落了请速度离开。





我是龙

 

让我们从一个你们比较熟悉的开始吧。

 

Home sapiens  这是拉丁语智人的意思,也是你们——人类的学名。你们所有近亲,尼安德特人,直立人,能人,海德堡人…最终都死了你们的先祖之手。

 

生命并不是为了生存下去才出现了进化,而是为了适应进化而活了下去。当一种遗传性变异蔓延至整个种族以后,变异就变成了正常的性状。如果没能曼延,很不幸,那你就是不该存在的次等品。

 

你好我的朋友,我就是那一只很不幸的次等品。我是一条龙。你们的先祖曾经与我们的先祖联手,一起控制这个大陆,还记得吗?

 

哦?不记得了?没关系当我们的先祖们撕破协议的时候,你们的祖先将我的先祖们屠杀殆尽的时候就给自己的后人赐下诅咒。

 

凡人类皆不可记起任何有关龙之事。

 

你说我为什么还能活着?哦,就像我说的,因为我是个次等品所以我才躲过一劫。

 

让我算算,123嗯…大约就是你们人类历史开始的时候,我出生了。别笑,虽然这听起来像是我骗你的,但是我确实是一条龙。

 

哦呀,真是失礼,想起来我还没自我介绍呢。

 

我叫泷泽秀明,是一条残次的龙。

 

为什么我是残次的龙?哦准确来说我不是那种像我的先祖一样,长着巨大翅膀的浑身鳞片的爬行类一样的巨大生物。实际上,我的外表和你们差不多,柔软的皮肤代替了坚硬的鳞甲,不是开膛破肚的利爪而是只能造成轻微抓痕的指甲,最主要的,我…长着一张人类的面孔。

 

到这都不重要,你愿意听我的故事吗?一条残次品龙的故事。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可怜可怜我吧,我都快死了。”哈哈,是的,我快死了,你愿意花点时间来听吗?

 

 

从哪里开始说起呢,我活了太久太久,我游历过山河湖海,看过别离重逢,望过世间百态,最后回到了这里——日本。

 

东京,这座人类聚集地是叫这个名字吧,可和我第一次来的有太大的变化。好在我并不孤独,“你在看什么?”横山裕,他是这么介绍自己的。也是一条龙,我们都是残次品,所以才能存活至今。“你看那个,霓虹灯?像不像正常龙猛喷出的火球。”我看着横山裕翻了个白眼。

 

那不是人类才能做到的动作吗?

 

比起关东这座最大的人类聚集地,横山裕仿佛更喜欢关西。我不明白,他说他也是,不过也是,我们是残次品,但我们也是龙。

 

龙不需要情绪,不需要理解,不需要感情。

 

为什么?因为我们是龙。

 

龙不需要这些,我们甚至连生育的责任都没有,因为早就没有了雌性,根本就不会有小龙会被孵出来。龙早就该灭亡了,要不是我们俩在这里苟延残喘。

 

横山裕最后还是去了关西,他说他想去大阪,西边最大的人类聚集地。我没有阻止他。

 

1995年那是我在上世纪最后一次见到他。

 

你或许会问,我们龙怎么生存。我们虽然没有情感但是却比大多数人类都聪明,毕竟过了这么久人类是什么样的物种我不敢说是了如指掌,也总是对付的得心应手。我在明治维新以后回到了日本,每个十年就回去换一个新身份。我怎么搞到的?这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只需要知道我有门路能办得到这件事就行了。

 

总之我在这个公司开始了自己的工作,“这是我们的新的派遣社员,泷泽秀明。”听着身边一个大个子的中年男人这么介绍自己让我多少有点惊讶,要知道你们一百年之前还是要对着自己的上层下跪,如今就只是简单的鞠几个躬就完事了。真是不可思议。要是1850年在海的另一边我们有这个待遇我就不会“死”在美利坚合众国了。

 

和其他人类公式化的互相认识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看样子是个比较容易融入的时代。可比我在拜占庭的时候过得舒服多了。

 

“你好,”真神奇难得有人类想介绍自己两次,“我叫今井翼。”我抬头,看到了一名精瘦的青年男性人类,闻到了一点不寻常的味道。再一次,悄无声息地鼻翼翁动,试探性地我闻了闻身边的味道。

 

他想和我交配。

 

我笃定。

 

虽然一般都是人类女性来提出这样的请求,不过男性也不是第一次了。为了保证自己像个人类,我也会定期和一些人类进行一些交配行为。虽然人类的交配行为在近几千年来从繁衍目的似乎转变成了享乐为目的,真让龙费解。

 

但是我好像也很久没有进行过这种无意义的交配了。为了保持自己人类的伪装,我在一个深夜加班,只有我俩的时候,半强迫的与他进行了交配行为。

 

他看上去很生气,为什么?我闻到的味道和他做出的行为都是随了他的希望——让我和他交配。

 

我不理解,他也只是哭着。我从来没有注意过人类哭泣的样子,原来人类的眼睛还能这么好看,我一直以为那是只有传说中的父神尼伯龙根才能拥有的眼睛。

 

这很奇怪,难道他也是龙?我刚想开口去问,他就打了我一巴掌,这让我不理解。他说希望这些事情只停留在我们俩之间,这很正常,人类似乎都不喜欢展现自己的交配行为,虽然对我来说这本质上没有什么分别,这种无意义的交配行为本来就让龙无法理解。

 

他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后来那个叫今井翼的人类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在我面前出现过,公司里的其他人类说他辞职了。辞职是什么意思,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吗?那个有尼伯龙根一样眼睛的男人,我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他呢,真可惜?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这是我出生以来的第一次失眠。我就像是被其他龙剖开了胸膛,踩碎了胸骨,然后在我意识消散之前撕扯出我的心脏一样。像人类还未称霸的远古时代那样,单纯又简单的他猎杀了我,一个人类猎杀了一头龙。

 

可是从任何意义上,都该是我标记了他啊怎么就是我被猎杀了呢?

 

无论如何,从现在起,我开始认真怀疑,那个叫今井翼的家伙该不会真的是一条龙了。毕竟只有龙才能伤害龙。

 

在2004年的春天,又一次我见到了横山裕,看样子这家伙没死。何止没死,这家伙看起来很不错。意气风发,闻起来很奇怪像是个人。这不重要,因为他不怎么喜欢我所以我只能抓紧时间问他:“你有被人猎杀的经验吗?”

 

听到这个问题的横山原地停驻了一会儿,他说他不知道。他撒谎了?他居然撒谎了,对着另外一条龙撒谎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你开玩笑的吧,你也被人猎杀了?”横山裕看起来有点不耐烦了,也是他以前狩猎的时候就不是个适合埋伏的家伙。他只是告诉我少操心这些不可能的事情,好吧,这样的回答显然让龙费解

 

远处,有个我不认识的虎牙下垂眼人类喊了一声“yoko”我就知道我又要和我唯一的同类分开了。

 

不过我们互相能闻到对方的味道,算是龙的一种特殊感应的方式吧。

 

2006的一天,我再也没有闻到过横山裕的味道。

 

他约摸是死了,那时我正在做饭——把生肉切的没那么大块。我,泷泽秀明,是现如今最后一条龙了。

 

我从此再也没见过今井翼,我们交配以后他似乎就离职了。我还是会时不时想起这个捕获过我的人类,毕竟我的活的太长,而超过一半的时间我都在为了活着而捕猎,这次虽然没有死在对方手下但是还是小心为上。但是我在梦里——是的我开始做梦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条龙能做梦,而且我的梦境无一例外的都有那双与我先祖龙一样的眼睛。

 

太可怕了,他要是龙一定在一万年前是个能称霸大陆的领主龙,虽然我参与过的远古狩猎不多,但是能在精神层面上直接攻击我的还真是从来没有。

 

所以我失眠了,龙居然会失眠?龙居然会失眠???该死的人类,以远古父神的名义起誓,要是让我再见到他我一定要咬断他的喉咙。

 

所以在2012年,我又见到了他。而他见到我居然想躲,是你在我的脑子里来回折腾我十年之久好吗!我这条身为龙的尊严都没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还是想躲我,可是我的心脏的毛病却越来越严重了。终于我的心脏先受不了了,为着解决这份只要靠近他就会出现的心悸,我把他堵在公司一个没什么人看得见的角落里厉声质问着他对我做了什么。但是他却反过来指责我,说我第一次的时候强迫了他,但是过了这么多年自己却没办法责怪我,一见钟情,他问我想不想和他交往。实话实说,我有点忘记自己怎么回答的了,只是稀里糊涂好像就答应了?

 

然后事情就朝着龙不懂的方向前进了,一开始我们只是在办公室里偷偷亲吻,后来就演变成了同居,我们依然做着没有意义的交配行为。但是我总觉得自己哪里不太正常了。

 

13年的圣诞节,我闻出来他不开心。一般来说不是工作就是工资,毕竟人类还能为了啥不开心呢。

 

“你爱我吗,泷泽?”

 

这我真没想到,在我一时语塞的时候今井就已经跑出了房间,而我想都没想就追了出去。

 

这不正常,因为我只是龙,龙不谈情说爱。

 

龙不该有爱,这是不正常的。

 

心脏又痛了起来。

 

我没能追上他,今井翼再一次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

 

从那天起我落下了心悸的毛病。

 

就这样又是几年,除了圣诞节前后心悸发作的厉害些,身为一条龙的生活没啥太大的变化。但是我却不知为什么总是去怀念那不正常的两年。

 

今井翼,一定是龙吧,不然怎么能伤害另一条龙。

 

16年的九月三日,我在街上游荡,为了给公司跑腿,我不情愿的出门了。所以说这个时候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定西瓜,这个人类脑子秀逗了吗?然而,十分钟以后我遇到了今井翼,好吧,谢谢这个时间段订西瓜的那个傻逼人类。

 

再一次,他想躲开。是不是只要是我俩在一起就得玩这种莫名其妙的警匪游戏?他逃的很快,可惜我是一天龙,你有见过龙跑步不快的嘛?

 

最后我还是在后巷里堵住了他,“现在你还来找我做什么。”他说,而我听出了他还并不是真的生气,他还在怀念我。

 

而我也在怀念他。

 

心脏就像被烧着了一样,但是我却完全不在乎。

 

“我爱你。”

 

三年前我欠你的,现在我补偿给你。


我的心脏,真正意义上的被点燃了。那束火光从我的胸口蹦出,心脏直接被灼烧,真的很痛,哪怕是对一条龙。

 

在我倒下之前最后看见的是他难以置信的脸,有点滑稽让我有点心疼。更滑稽的是,我可能永远都不能心疼了。

 

因为,我,泷泽秀明,世界上最后一条龙,在今天死去了。临死之前我听到了我的爱人在我身边呼唤我的名字,我从来没有一刻那么希望能够回答,那么想能抬起手帮他拭去眼泪。只可惜我做不到了,因为我已经死去了。

 

龙不需要感受,不需要理解,不需要情绪。

 

因为一旦拥有,龙就不再是龙。

 

这是我,世界上最后一条龙的故事。

 

什么?我都死了该怎么在讲这故事的,好了我亲爱的孩子们该上床睡觉了,不然我要给你们今井爸爸骂死了。明天我领你们去听听,你横山叔叔是怎么提前我十年进化成人,还瞒着我一切的混账故事的。



 

残次品的龙,在懂得爱的那个瞬间。变成了真的龙。

 

而龙,因为懂得了爱,放弃了无限的生命进化成了人。

 

我曾是龙,我现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