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一生应援
タッキー&翼焦らずに待ってるよ

木下 樱:

神仙太太!

KAME☆:

無料明信片٩(˃̶͈̀௰˂̶͈́)و
這次決定要帶點明信片送給去台灣控的朋友!
我兩天都會去的~
想要的朋友歡迎來找我(=´∀`)人(´∀`=)

【后ts】猫先生们的夜话时间

给我最喜欢的两位猫先生,如果如果可以你们能再共演一次吗。

有丸昴,rs,泷翼的提及。

基本是我的废话…本文后ts算不算cp向请看官们自行定义吧。本来是想写翅膀和退社的苏老师的故事的,但是还没完成的时候就发生了这种事…没想到是翅膀猫先退社啊(笑)



接到今井翼短信的时候是他发布退社消息的好几个月后了。

 短信上只有寥寥几个字,“出来见一面吧。”非常符合今井翼的风格,涩谷知道虽然世间津津乐道的都是他俩和泷泽的过往,但心性上接近的却是他俩。也不怪粉丝间传的沸沸扬扬的泷泽秀明真是“口味”一致,涩谷自己都觉着他俩年岁渐长后却越来越像了。

 

都逼着自己自己去适应那所谓的“社会规则”,做着其实并不擅长的综艺,以此换的在舞台上那片刻的欢愉。不同的大抵就是今井身体不如涩谷走运,平常看着健壮的一个人说倒下就也倒下了。

 

而或许只有今井自己认为,自己从来没有都没有涩谷那样有勇气吧,翼向上扯了扯口罩确认了四下无人,接着才敢借着月色进了预约碰头的酒店。

 

进房的时候涩谷只穿了一件浴袍,昴身材过分瘦弱,给普通人穿的正好的浴袍在他身上却显得松松垮垮的,隐约露出涩谷的不常受日照的胸口。

 

今井脱下口罩,夏日的闷热还未退去,更由于被束缚在一层薄布下,多少有些出汗的今井被涩谷二话没说赶去了洗澡。一句话堵在嗓子眼却生生被迫地咽了回去。

 

其实涩谷又怎么会不知道他想问什么呢。

 

为什么你要离开杰尼斯。

 

其实问了也是白问吧,今井任由花洒落下的水垂落在面庞上。都这么大年纪了,却还是想对所有事都求根问底。其实对方估计也有同样的问题等着自己吧。

 

“那么我们谁先说?”等到今井出来,就看到涩谷一如既往地直接,小个儿男人穿着浴袍随意地盘着腿坐在床上,由于浴袍和床单都是同色系,导致那人与床的大小差异感更加明显。

 

“有必要吗,”今井腰上挂着还冒着热蒸气的浴巾,晒成蜜色的皮肤由于长期治疗见不到光而与手腕显出明显的色差。“我记得叫我出来的是你吧。”小猫似的,涩谷倒在那张双人床上来回翻滚起来。另一只猫揉了揉脑袋,也放任自己的身体陷进柔软的被单里。

 

猫,是这繁华的大都市中渺小的不值得一提的生灵。他们不屑于跟从所谓强者的脚步,那样小巧轻盈的身体却可以踏足世界所有角落。没有事拦得住他们,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们。

 

无论是曾经狂野后来归于平静的曾经野猫,还是一直都爱粘着喜欢的人的家养黑猫。

 

猫一直都是猫,虽然你以为他们被岁月磨平了棱角,但有一天他们毫无征兆得毅然决然踏上征程的时候,你才会感叹一句。

 

“原来猫还是猫啊…”

 

变得怎么会是他们呢,变得是环境,是他们身边的人,但猫一直都是猫。

 

“所以你就是来找陪你我睡觉的?” 今井撇过头看向同样望着他的涩谷的眼睛。仿佛他们一瞬间回到了还没出道的青春时代,他是那个怕生不爱说话的小黑孩儿,他是那个逞强好胜的关西野孩子。曾经他们一起躺在一张不属于他们家任何一人的床上,窃窃私语,聊着自己幻想的璀璨未来,做一段不属于自己人生的疯狂梦境。最后被床主人笑着念叨:“快睡了!明天还有那么多工作呢!”

 

那些幻想多少都实现了,那些疯狂多少也都做过了。曾经混杂着青春荷尔蒙与,汗水,与苦难的少年时代,是翼和昴曾经都嫌弃的幼稚和受难交织的日子。

 

到现在躺在一起,二人却不约而同的回忆起那段充满希望却不也乏不公的时光。“我猜我们在想同样的事情。”昴先开了口,“hehehe~”今井翼黏黏腻腻的笑声传进了昴的耳中。真好,没有媒体的长枪短炮,没有身边人的质问声,只有两个多年的老朋友躺在一起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涩谷将自己的手举向空中,室内的节能灯发出柔和的人造黄光。今井透过主唱骨节分明的手指看向打下来的破碎光芒,再次发出呵呵呵地今井式笑声。“这么好笑?”涩谷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想笑。”今井翻了个身,让自己滚到了涩谷的肚子上。轻轻地靠在身下过分瘦小的男人的肚子上。

 

“不过你还真有勇气啊…”

 

“彼此彼此,不是吗?”

 

“你没被骂吗?我刚提的时候差点被泷泽骂死诶!”

 

“彼此彼此,我差点被横山揍阿。”

 

“横山?”今井听着突然起了劲,“我以为会是村上反应大点,他看起来更不像那么沉得住气的。”

 

涩谷没起身依旧窝成一团,“你以为他们还小吗,不过还真的出了点意外。”

 

“什么?阿说起来我这边也出了点小事。”

 

涩谷也起了精神,“所以是什么?”今井凑过来贴上他的额头回答道:“你先说。”

 

“丸山,”

“嗯”

“向我告白了。”

“真不出奇呢。那么你接受了?”

“怎么可能,”涩谷伸了个懒腰,语气平淡的仿佛再讲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在同一个团队里,错误犯一次就够了,何必耽搁别人呢?”

 

“哈~看样子冲绳给你带来了不少的心里阴影。”猫似的挑起涩谷的下巴,立刻就被对方甩开。

 

“再贫嘴我现在就走。”看着在炸毛边缘的涩谷今井也不打算再逗他了,“我以为我们是来互诉衷肠的。”“该你了。”

 

“…”

 

涩谷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如同发现猎物一样穷追不舍,“哦呀,看样子是终于还是把问题谈到了床上去了啊。”

 

“真可惜我并不是自愿的。”

 

“别骗人了。”

 

“呵呵呵呵呵呵,私人问题问完了,你是要去la了?”

 

“嗯,”似乎没想到话题跳的这么快,涩谷有些接不住。“你呢,没有什么打算?”

 

“病治好了的话,果然还是西班牙吧。”

 

“舞痴…”

“乐痴,没资格说我吧。”

 

两人四目相对,似乎谁也不让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后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最后笑到瘫倒在床上,难再起身。最后还是今井笑累了才开的口。

 

“我一开始真的觉得你挺讨厌的…”“因为曾经我‘抢了’泷泽?”“不止阿,你能做我做不到的事,敢豁的出去,又有天分。”

 

“真是迟到20年的夸奖啊,”“还有坏话,别忘了。”

 

接着又是一阵笑声。

 

“是时候离开了,”

“阿…也是,回见吧,小野猫。”

“再见,小黑猫。”

 

月色下,在巷口的灯光下,两只猫互相叫唤了几声后,跳跑着消失在了阴影中。在影子消失的瞬间,他们什么都没有留下,消失了。

 

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那就要由猫先生们决定了。








不能丧气啊!我可是喜欢泷泽秀明的女人!

 

 

我没等到你,你没等到他

也算扯平了papa

我真的可能要食言了…

先坑着吧,后宫杰尼斯永远不会写了,假如女儿离家出走…放着吧…


就先这样吧,最近太难受了一直都想吐,哭也哭的眼睛疼。


安藤…各位安好我们dinner show见



假如我有一双儿女不坑哦
再说一次
不坑
以后我还会写泷翼的
不仲じゃないでしょう?
坑里只剩我一个我也会坚持的

【横雏】你呼吸的频率是我生活的节奏

现实向?

看控有感。除了明显的几次营销以外,我看横雏同花道都基本没有互动,和年下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拼命勾肩搭背鲜明反差。

所以我cp0互动我一定是磕到真的了(暴言)。

有一点点rs

接受?

“啪”村上信五几乎下意识地就将横山裕推了开来,台下而已不必再费心去维持营销形象。被推开的对象,动作明显停滞了几秒,随即也视若常态忙起自己的事。

村上信五多久没和横山裕私下联系了?这个问题你问村上信五本人或许都得不到答案。不知不觉中,曾经何时见面都能无话不说的男孩儿们,变成了就算在一间休息室并列两张躺椅上都不会开口搭话的男人们。

无论是村上自顾自地读着财经新闻还,是横山裕面无表情的玩着switch。此间无言,不必多问。

在涩谷出国之前,横山裕还会被念几句,网瘾少年,别玩游戏了和你旁边的人聊聊天啊。明眼人都知道涩谷希望横山多和村上多点交流,可那白皮眼都没抬一下脱口一句。

“等你和旁边的聊上天再说我。”

一旁的锦户亮喝着水被呛了个半死,看出来了果然不是亲哥。锦户亮腹诽,然后心虚地看向身边的昴,对方也正好在看着自己。四目相对的两位加起来年龄快过70的大叔居然就这么脸红了,因此收获到了横大手的不带感情的嫌弃。

“管好自己吧subaru。”

当然了现在想管也管管不了了,看着在后台休息的横山和村上依旧沉默无言,被剩下的锦户亮想,所以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里糟心是吗。

为什么我有一种父母七年之痒的错觉(x)

为什么我有一种他们俩下一句就是问我离婚想跟着谁的错觉。(X)

“亮,帮我………”“对不起村上君,虽然你一直护着我,但是果然还是横山君会比较好!”锦户亮郑重其事地倏然起立,深深一躬。然后留下错愕的村上信五和依旧头都不抬的横山裕。

“这孩子怎么回事?”听到村上的声音,横山裕手上动作一滞,导致switch里的角色被龙直接火炮哄脸,迅速就被猫给送回了营地。横山不悦地皱眉,少有的不耐烦的回答道:“谁知道。”

横山裕和村上信五台下无互动是界内的常识,哪怕是曾经午南收录时期只有两人的乐屋也不曾有什么互动。导致有好几个整蛊计划都因为他俩实在没有交流而作废了。

什么ヨコヒナ,那些粉丝小姑娘真是没脑子。村上信五在经过森永製菓的会议室门口的时候,不知是不是上天有意让他听到了这句话,闻言的村上忍不住笑了起来。而走在他身后三步的横山裕却捕捉到了他的笑颜,看不懂他的眼里激起了怎样的波澜。

“怎么?”
“没什么。走吧。”

横山也就此不再过问。二人从森永总公司大楼出来后就径直上了车。本来就只是广告的后续工作的交代,没费多少时间就完事了。村上信五走的很快,横山裕也保持着三步距离跟在他身后一前一后进了保姆车。

经纪人在他们关门的瞬间发现了两人气氛的不对。那个名讳也是kimi的经纪人咽了咽口水,试探性的问了句:“需要我关上后排吗?”

“马上。”横山已经有些大喘气,手不安分的在皮革座位上打着节奏。小经纪人不感怠慢,立刻摁下按钮将前后的隔板放下。

后排不出意外的发出了衣料摩擦的声音。声声奇怪的水声传进经纪人耳中,要不是手上抓着方向盘,他甚至都想双手捂着耳朵。

放你的狗屁横山裕和村上信五关系不好。都负距离交流过了还能关系不好? 什么私下没联系,住在一起不需要私下联系!没有沟通,打啵都没时间还沟通?!

今天的经纪人也很绝望。 



涩谷昴身为最佳第三人,几乎是见证着这俩货的分分合合。其中无数次助攻都来源于他,包括横山裕横跨了10年才跨过得表白坎,和村上信五纠结了5年自己到底是不是基佬的坎。

“你喜欢村上信五你怎么还没认清楚。”

“你他妈就是喜欢横山裕,别骗自己了,那又不是什么大事怎么就能证明你是基佬啊?”

虽然解决手法都是灌醉了关在一起这个简单粗暴的手法。

不过反正实用性强就行了。

所以在他要去la的前一晚,横山裕扔了一个醉的一塌糊涂的锦户亮在他面前的时候就轮到“实用性先生”涩谷昴一脸懵逼了。

“实用性强就好了不是吗?”

“干你大爷的横山裕!!!!!”

结果还算圆满,两人多年心结终于解开,涩谷先生喜提男友。不过结局惨了点,毕竟锦户亮个子不高,他兄弟可不小啊。于是乎在飞机上涩谷捂着腰,嘴里疯狂问候了横山裕祖宗十八代了一次。

横山裕在乐屋伸了伸手,隔壁的村上就心领神会,熟练的扔了一瓶矿泉水给他。当然了此时乐屋只有这两位劳模先生。其实涩谷也诱劝过要不和门把也交代了吧,这么大的事呢。他横山裕看了一眼躺在自己大腿上眯着眼睛打盹的村上信五一眼后。不动声色的回了一句。

“你和亮先说。”

“fxck you”

“呵,洋气了骂人也是英语了。”

再管这两个兔崽子我涩谷昴就是傻逼。翻了个白眼的涩谷昴又在一次真香之后立下了新的真香flag。

何苦呢,苏老师。

“你应该买两份吧,”“凭什么啊!”“不是相方吗?因为是亲友!”“我已经预定了三份了。”今天的大仓忠义依旧致力于营销cp,无论两人是否关系够好,但是观众们喜欢看就足够了。听着台下一阵阵因为他俩互动而直充蛋顶的尖叫。大仓忠义内心一阵苦涩,可惜他俩这些互动都是假的呢。

“ok,cut。”看着显示器上两人过于真实的交流,森永负责人苦涩一笑。不知这次广告会引起多大浪潮,现在小姑娘居然喜欢这一口,真令人惊讶。主角之一在宣布收工后就扔下另一人溜得飞快。村上信五还在现场打点好了和森永方面的关系人以后才匆匆离开。

这种连话都不讲的关系,也有人喜欢真是可悲啊。 


“横…”“放下挡板。经纪人被一句话堵了回来。”看着后进来的村上先生一上车就被揽着脖子,捞过来亲吻。听着二人发出的阵阵淫靡之声,痛苦地又双叒叕自割双耳的他不仅感叹道:

“现在小姑娘还是厉害了,这么点蛛丝马迹也能发现。”

远在海的另一边的涩谷昴今天凌晨也在苦逼的复习着雅思词汇时,一个跨洋电话突然响起,吓得猫咪本昴差点水平跳起。

“你大爷的谁啊?!”

“渋谷さん对不起。”听到小男友声音的涩谷终究还是放缓了自己的语气,他深吸一口气平复好心情后说道:

“以后不要这么晚打电话,什么事啊。”

“真的对不起,subaru,我也是被逼的。”

嗯?

“subaru阿,你说明年hina生日我送他什么比较合适?你拉黑了我手机号码我不这么做联系不上你啊。”

“滚蛋!!!!!!”

所以说啊,什么不熟零互动,那都是因为担心被发现才做出来的假象啊!!!涩谷昴气的把电话直接摔了出去怒吼道。

“回来了?”三点多,村上信五终于结束了应酬回到了两人一同租住的公寓里。“嗯…”明显疲劳过头的他却没有丝毫睡意,依旧想打开手机看看最近的股市情况。

横山看到男友这样也没有丝毫劝阻只是绕到了他身后,一把揽住村上的细腰。仗着身高优势用自己半起立的小兄弟隔着两层布料,来回摩擦着村上的臀缝。

“我困…”难得发出奶声的村上,不自觉的撒娇起来,货真价实的hina酱了。横山不吃这一套直接就是把他往床上一带。 直接搞得身下人哭的昏死过去。


“你以为我不知道每次放过你以后你都还在工作吗。”

“不用点技巧,怎么能让你睡着。”

今天的世界第一雏担也十分尽责。

明天的二人来到众人面前还是要继续保持不熟,但是至少夜晚还是留给他们的时间。






如果你觉得前后文风不对,嗯…我的锅我分两天写的中间傻逼了。所以后面有点明显智障。

最后一段是99加的,快他妈的睡觉,崽,妈咪求你了。横山裕麻烦你摁着他睡觉吧。

(;´༎ຶД༎ຶ`)

累了一天才反应过来一件事…文春问的是你有从泷泽先生那里听到什么话吗?
原文:滝沢さんから何か話は聞かれていませんか?
83答的是:没听到什么特别得
原文:特にないです

姐妹们听懂了吗,没什么特别的也就是说不特别的就说了咯!也就是说泷翼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说小话啊!!!!!

老子真是逻辑满分!

【孙朴】终于,我还是和他在一起了

Sunpark三次元rps!!!

不是关杰尼八

前坑文,可能我只会写这么一次吧,祭奠我曾经爱过的cp。孙杨先生朴泰桓先生东京加油。我知道他们各自都会成家,但是还是忍不住想他们在一起会怎么样

He,he,he

Sunpark不写be,这是我看了太多be文后的唯一感想。

一句话的宁麦和新克。

183国嫂真好吃嘿嘿嘿~~

“朴先生,水里真安静。没有嘘声,没有欢呼声。我们一起游下去吧。”距离这个广告已经过去多少年了?不行了老了,居然记不得了。

朴泰桓终究还是坚持到了东京奥运会,虽然那个时候他早就不再是世界的焦点,偶尔被提及也只是作为老将得到世界媒体的几声唏嘘和调侃而已。而那个曾经被韩国媒体炒作成朴泰桓第一敌手的孙杨,虽然也已是老将却不见他出现颓势。若说12年的孙杨是初升的太阳,现如今他这正午也烧了五六年了,而且还有欲烧欲旺的趋势。

与他不同的是,在宣布完退役后,朴泰桓如同一颗掷于湖中的石子,在激起几阵涟漪后再无波澜。

泳坛上从此少了一位名叫朴泰桓的老将而已,对世界没有丝毫改变。

退役以后的朴泰桓拒绝了韩国体育总局的邀请,去大学做了一名教授,与之前代言能拿到的工资相比是少了很多但是朴泰桓却十分的满意。

不过退役之后突然拥有了大把大把的私人时间还是让他一下子没适应过来。有时一觉醒来,还是本能一样的向着游泳馆的方向走去,走到半路才想起“诶…阿西退役了还去做什么。”

在讲台上介绍游泳运动的朴泰桓还是吸引了一票大学生,有来看笑话的“那不是朴泰桓吗?就那个比到最后连铜牌都拿不到的。”也有只是冲着他外貌与名气的“好帅!真人帅的我要窒息了!”一开始上课还引起过骚动,后来一众大学生失去了新鲜感,也不过半月。朴泰桓感叹了一句现在年轻人真沉不住气后,到底对剩下的那些真心慕名而来想学习真才实学的孩子,加倍用了心。

在役期间所积累的名气大抵还是起作用了的,朴泰桓想,毕竟自己实在算不上是一个会讲课的人但每次选课的人却还是爆满。

“那么下一次就是期末请各位好好复习我们这次的内容。”朴泰桓一如既往地收拾完教案就打算离开,却无意间听到前排女孩儿间的对话。“诶今天孙杨选手退役了诶。”“你说教授知道吗?”“时间好快啊,我还记得他俩在14年送蛋糕的事呢。”“诶~那时还是初中生呢我。”

孙杨…多年后听到这个名字,朴泰桓自己都没想到还是会突然一滞。在役时期无数次被提起的名字,甚至还有不少关于他俩的绯闻,对朴泰桓来说孙杨——这个无论是非功过的家伙,终究还是在他生命里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时间真快啊,那小子也要退役了。他推了推眼镜框,推开门就想要离开。 

却被突如其来的骚动再次吸引了注意。 


“诶?那是,不会吧?!”“孙杨选手,是孙杨选手啊!”什么?朴泰桓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了,怎么在大学里还会听到这个名字。闻声,他回头,那个两米的大高个儿甚至连口罩都没带,生怕别人认不出他一样,腼腆地笑着,礼貌的打着招呼回应着一个个脸红心跳的女大学生们。他的出现着实让朴泰桓吃了一惊,这家伙,怎么就突然出现了。

孙杨却还是像以前一样,只要有朴泰桓在的地方他的眼神就会死死锁定在他身上。盯得朴泰桓浑身不自在,他想躲,下意识的,身体比大脑先做出了反应,朴泰桓推开后门就是要溜。

但却被慕名而来的学生给堵了回去。

诶,你们这些兔崽子。朴教授不忿地咬了下嘴唇,可是学生们明显是来看好戏的。宣布退役不到3个月的孙杨突然造访韩国,只为了探望老对手?别开玩笑了,一定是有不得了的事。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朴泰桓认命似的回头,面对这个昔日对手。还是太近了,他一回头就只能面对着孙杨的胸膛。还是一身361运动服的孙杨和以前仿佛一样。“泰桓…”连咖喱味的韩语都一样,像十年前一样,像那个他未曾看完的广告时期一样。孙杨一点都没有变,但是朴泰桓却变了许多。

但是这声泰桓却引起了学生们不小的骚动,“孙杨选手是不是喊教授泰桓?”“还是韩语?天啊他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阿?!”

什么关系还看不懂吗,朴泰桓抬起头,那人的脸早已变得成熟稳重,到底岁月还是留下了很多痕迹。朴泰桓想,他从来没有在那个意气风发的男孩儿脸上看到过这么复杂的表情。

“我们重新来过好吗。”

他听见那人说,无视早就炸锅了的教室,朴泰桓撇过头去。只发出了一个音节。

“不。”

接下来的日子,孙杨的告白瞬间在互联网上爆发,这比出柜还刺激,这是求和。

网上对此议论纷纷,他们什么时候搞上的,什么时候分手,理由是什么。一时间各个平台上都是讨论贴。

当事人之一的朴教授依旧漫不经心的上课下课,不回答任何问题。另一位当事人。

管我屁事,朴泰桓想。

为什么在一起?因为喜欢,在14年还毛毛躁躁的孙杨在浴室无理取闹一般的抱着他,亲吻他后,顺理成章的他们俩做了。之后在被折腾的半梦半醒之间,他听到孙杨问“和我交往吧”韩语,这小子韩语真难听。“好,”得到肯定答案后的孙杨咧开嘴,一口乱牙暴露无疑。真丑,朴泰桓腹诽。
接着又是一阵欢爱。

为什么分开?更简单,因为游泳。他们是选手,各自代表着不同的国家。在澳洲躲人似的交往后,朴泰桓还是累了。他提了分手。

后悔?不后悔。

“教授,教授!”“嗯?”“下课了教师,铃响了啊!”

真是…“抱歉自行下课吧。”那几个小姑娘又在讨论“教授还是受影响了吧。”“诶,教授那天看上去不想拒绝的啊。”“难说诶,教授近几年不也没有交女朋友吗?孙选手还有机会?”“阿孙选手加油啊!拿下教授。”

没大没小的,朴泰桓皱了皱眉,现在小姑娘都这么放肆吗,公然讨论自己教授的私事。

但是朴泰桓自己都没发现,那场闹剧后,他还是受到了影响。

没想到自己会再回到这个游泳馆,以自己名字命名,却没能在这里拿到一块金牌的游泳馆。

他做好拉伸后,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好安静啊…真好…已经是夜晚的游泳馆自然没有什么人,静谧的就像深海,而自己就像一条鱼。双臂挥动,标准的自由泳姿势,抬腿,触壁,转身。不在追求竞技速度,但是多年习惯依旧没变。

“依旧是右侧换气吗。”再一次触壁时,男人不带情感的声音传了过来。朴泰桓微微一颤,在池边险些没站稳。

“你还来做什么,”朴泰桓尽力让自己的声音也不那么有感情色彩,但那明显的颤音还是出卖了他。

孙杨沿着池边坐了下来,却没有下水。“只是聊聊天?”朴泰桓笑了,他将泳镜扶上,直视对方的眼。“说吧,”
孙杨也笑了,早已经过了30的他褪去了曾经的奶气,留下的只有成熟男性的担当感。“你怨我大庭广众之下告白?”“不”

朴泰桓没多想就脱口而出,“那是为何?”孙杨言辞恳切,这一行他只为了求一个答案。朴泰桓无言,只是向后倒,作势游远。“追的到我就告诉你。”

孙杨显然没想到他来这一招,他越入水中,胜负显然不言而喻。刚刚退役的运动员明显占了上风,朴泰桓不仅被追上还被死死圈在了对方2m多的怀抱里。

“放手!”“不放,放了你就跑了。”自己的挣扎不管用,朴泰桓最后还是老实了下来。孙杨紧紧的拥着他,就像他告白的那个晚上一样,孙杨故意的在他耳边摩挲着,渴望一个回答。

“因为我害怕,”“怕什么。”

朴泰桓肩膀开始颤抖,没想到会谈到这个话题的他没忍住哭意。最后还是泪还是流了下来。“你与我,那么远,又那么多人看着。哪怕你抱着我,我依然觉得仿佛你不属于我。”背后的大个子一动不动,任由朴泰桓发泄着,只到那人哭不动了。他才慢慢开口。“曾经我是运动员,我属于国家你也是。”他顿了顿,吻干了朴泰桓眼角的泪。“但是场下我属于你,永远…永远……”

月色正好,月光下重新交心的爱人互换着彼此的吻,甜蜜温馨。

“你还没回答我,”朴泰桓架不住年纪大了,还是脸红地扭捏着回答了一句。

“我愿意。”

大学的学生从此不仅能看到一个奥运冠军为他们上课,还能偶尔看见一位奥运冠军接人下班。

远在澳洲和McCoy度蜜月的宁泽涛听到他俩复合的消息后,立马打了个电话给在日本和中村克休假的余贺新和在国内的一杆子等着八卦的人。

“你们输了,我就说羊哥拿下嫂子不用3天。”

【全j】后宫杰尼斯5

4

很雷很雷很雷!!!都是作者愚蠢的脑洞!!!

看官们如果觉得不开心了立刻退出!!!

严重ooc!!!几乎黄金都是泷泽后宫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主心骨是all昴和泷all,涉及了横雏,sa后续什么cp写到再说

恭喜老泷终于被绿了(X)我没忘记这篇傻屌文(只是令后太好吃了我回不来了)

出场了各位奸夫(?)越来越不好玩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



35.

“吓死我了!小主?你为什么要答应那个皇子教他吹口琴啊?”

“嗯?”涉谷百无聊赖地来回折腾着手里的口琴,自顾自的继续秋千。却不知远处正站着两位官家子弟。高的那位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们,矮的那位拉了拉高个儿男子。见劝诫无用,只好作罢,任由高个儿拉着自己走向那俩后宫中人。

“臣户部侍郎,大仓忠义,”“臣弟简郡王松本润给常在请安。”

这一请安吓得涉谷直接从秋千上跌了下来。“我了个乖乖,什么阵仗?”安田看着涉谷这般行为吓得忙去扶他,扶起来后还不忘将他直往身后护着。见他被摔愣了,就慌慌张张地牵着涉谷跪下作揖。

“两位大人,宜常在给您请安了。”被安田这么一带,涉谷才清醒过来,连忙跪下行礼。诶今天怎么回事皇亲国戚老是冲着我个常在这里跑。

随着位分最高的松本起身后,大仓和涉谷也分别起了身。三人站在花园处,面面相觑。倒是大仓这个鬼精灵的率先开了口:“怎么这位宜常在怎么新春家宴时不曾见过啊?不是都是皇上嫔妃吗。”一听此言,松本顿时就皱了眉。大仓嘴上总是没个正行,现如今在后宫对着妃嫔也如此放肆。

他刚想出言提醒,“不必户部侍郎置喙,我们小主一直病着怕冲撞了侍郎大人,先告退了!”那宫女倒是个嘴快的,一口气唬他俩一愣一愣的,气冲冲地回了礼示意着自家主子要离开了。

但临走时,那宜常在还窃窃地在那宫女耳边道:“安田你也太放肆了,那可是个郡王啊。”随着那二人越走越远,大仓也打趣道:“皇上后宫佳丽到还真是多姿多彩起来了。润你说是吗。”

“安田…”松本听到这个名讳心中一惊,但面上却未表现。他依旧得当的回了大仓一句“大抵是吧。”便不再提起刚才的那段插曲。

大仓见他又是这般正正经经的样子,也莘莘然不再多舌。

倒是那宫婢有点意思。

36.

此时日头正好,大皇子和太子正赶着上景仁宫给皇后请安。路上却又遇到一位故人。

“三弟!”大皇子眼尖远远就看到了,捧着把笛子的三皇子。山下闻声抬头,那黑肤男孩儿正是自己异母兄弟锦户亮。

锦户亮虽不是同胞兄弟,但自幼养在皇后身边,三人倒也还是亲近。况且自从大哥斗真分府,自己领命驻守边疆,四弟年幼,也就这位还年轻的小弟弟还能常在母后跟前尽孝。

锦户亮远见着两位长兄,也快步上前。急切地行礼道:“大哥,太子殿下”说着就要鞠躬,却被山下扶起,“自家兄弟,不要拘束了。”“智久说的是,亮你也是去给母后请安的吧!”

锦户微微一笑,“正是,母后见两位哥哥回京身子心情一定会大好的。”听到此话山下就不明了忙问:“怎的?母后心情沉郁,可是身子不利索了?”

提到此时锦户满面的欢喜都沉了下来。“左不过还是和父皇那些陈年旧事,这几年智久哥你防戍边疆后,母后为了你和父皇又置气了,觉得是父皇生生逼得他与你母子相离,越发不待见父皇了。”

智久闻言内心却是不悦,戍防是为了国家也是太子的本分,母后身为中宫却不识大体。但转念一想到底是母子情分,不好责怪。于是面上不动声色的山下故作动情道:“母后对我,真是极好…我去戍防也是为国尽忠。”看着自己两个弟弟在莫名的地方动情,一向有眼力的生田斗真忙打了个呵呵“那就快写走吧,别站着了。”

37.

相叶雅纪最近忙的昏头转向的,中宫不管事,逢年过节都是他这个贵妃花心思。

但是能见到他也是值得的。每每家宴,皇上再不喜欢开国郡公也还碍着天家规律不得不招他入京。

樱井翔早就不像先帝在位时,那样意气风发的三皇子了。如今他被贬黜到关西后早就没了那股子精气神。进来请安时索索瑟瑟的,像个被指认的贼人。 

往昔相叶还是个府里伺候的侍从,樱井是那个骑马险些撞到他的皇子。只一见就动了情。如今他只能坐在皇上的嫔妃第一席,而樱井却是坐在后排的不得脸的皇亲罢了。

“雅贵妃,怎么不见你说话。”皇上敬酒时,他才发现自己失仪。为圆利益周正,忙起身请罪道:“臣妾一时惶恐还望皇上宽恕。”

坐上的泷泽突然大笑起来:“诶,好日子不说这些,你快起来。朕感念你筹划家宴辛苦,你自罚一杯就当朕赐你一杯,望你今年能怀上皇嗣为朕开枝散叶。”

相叶不漏声色的谢恩,一杯下肚。吞尽多少不为人知的苦楚。

38.

本来是答应要去教那个神经兮兮的皇子口琴,但是突然一场大雪生生困住了涉谷。

诶呀不知此时,信酱在做什么?那么大雪也出去找不了他。“安田你说我…”“小主消停会吧,今天你是出不了永和宫大门的了。别想着那个皇子或者信贵人了。”

呵你倒啥都知道了,略略略。

39.

信五住的延僖宫,是最偏僻的宫羽。那主位的智嫔,是个不爱出来走动的。这般旁人看着不利的条件倒是给他造了个好处。

“你快走吧,我们这样被人看见。对谁都不好。”村上信五知道自己是个念旧的人,再与横山相见只会落人口舌。哪知横山却拉着他的手死死攥着不肯放。 横山自从先皇倒台,被发配回关西后。他这个礼亲王就被贬成了礼国公,也就理所应当的被打成了开国郡公一派,终生难再翻身。他本不想再争,守着村上平凡过一辈子…哪知世事难料,只是因为是生母森贵妃祭日回京祭拜。回来时就得了村上已经入宫的消息。

“hina你…为什么啊?我虽然不再是皇上跟前的人,但”说到情处,横山变本加厉把村上整个人搂在怀里,吓得村上慌忙想推开他,但却抵不过对方,反抗到最后也只能变成欲迎还拒。“我不信你为了这天家恩宠,弃了我们多年的情分。”横山裕当年跟着樱井翔造反时未曾落泪,现如今却落下两行清泪。

村上听到此处,看着横山憔悴了不少的面容,也不再抵抗,一同哭了起来。“为了给你们报仇啊,开国郡公有雅贵妃在后宫,你却什么都没有啊。”

大梦初醒,横山只觉得脸上辣辣的,仿佛当年被父皇狠狠抽了两耳光一样。当初守不住母妃兄弟,现在守不住心爱之人。

不甘心,不甘心啊。什么都让那狗皇帝占了去,皇位,人心,后妃。横山裕内心深处早有不满今日听了村上与自己果真心意相通,一时冲动索性横抱起对方。村上先是一惊但却终究放弃了挣扎,任由横山带着自己上了寝室。

到底还是与他苟合在一起了。

横雏苟合了,不要打我!

搞了一个报团取暖的rs群有没有遗落的黄红小可爱想来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