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一生应援
タッキー&翼焦らずに待ってるよ

记一个傻屌梗


牛郎今井翼最近被一个金主看上了,且对方展开了疯狂的求爱攻势。金主本人泷泽秀明表示刷业绩不就是香槟塔吗!我给你用香槟塔一个东京铁塔出来——【梗来自 @anamz 】


牛郎今井表示我只想好好上班好好做牛郎不想被奇怪的人包养。前辈堂本刚表示,有钱不赚是傻子。说着当晚让堂本光一给搭了一个天空树。


东京人民纷纷表示:有钱真好(神经)瞎几把嚯嚯都行


球球各位安藤和三角君不要打死我

【丸昴/泷翼】别人家的男朋友

来源是一个丸山隆平在今井翼先生32岁的时候跑去看人家的舞台送玫瑰花的故事。(来源卡卡 @须弥狐途卡 )


然后和百利老师唠成了这个鬼样子,以下内容除了玫瑰花和东蛋全是我瞎编的,我本来只是想写双猫吐槽(虽然写成了妯娌聊天x)


反正ooc,ooc,ooc。


相声体质本人,比喻异常傻屌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以上可以接受?




 

关于男朋友这个话题,涩谷昴一向不喜欢讨论太多。以前在组合内对方就经常做些出格的事情,导致粉丝内部时不时也会发出一些两人关系是不是过分亲密的讨论。

 

那可不亲密,负距离交流都有过了。

 

退团以后总算是可以有些过分的行为也不会担心被人非议。虽然很多粉丝都觉得丸山隆平是一个别人家的男朋友,但是涩谷昴总是没法客观地认同这个关于自家男朋友的说法。

 

为什么?

 

丸山隆平是个总体还挺好的男朋友,那为什么是总体,因为涩谷昴总觉着丸山对待别人要比对待自己要上心不少。

 

最近去夏威夷度假的solo歌手正带着墨镜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走在海边,导致他迎面直接装上了一具高大结实的肉体。生生撞得他本人觉得白日见星星,“不好意思,没注意到您,您没事吧?”对方蹩脚的英文发音引起了涩谷注意。“没关系?嗯?翼?”

 

“昴?”

 

大概有个一段时间没见过的童年工作对象,在异国他乡重逢了。

 

双猫相见,分外眼红。毕竟待在美国这么多年,能尽情讲日语的机会实在太少。昴觉得今井要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莫名热情吓死,但是对方却回了个从小到大都一样的傻乎乎的笑容。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你来夏威夷度假?”

 

“嘿嘿~对,刚刚才结束在澳洲的公演。就来这边休息一会儿换换心情。”

 

涩谷抬手示意酒保给今井点了一杯曼哈顿,自己给自己来了一杯咸狗。今井翼酒量不太好这点涩谷倒是没忘记。

 

眼前的今井翼虽然年近四十但是身为舞蹈家,身材倒还像个二三十的小年轻,全然不像是个生了几年病大病初愈的人。加着今井翼在西班牙的阳光滋润下,已晒成古铜色的肌肤,比起瘦的像个竿成精的涩谷昴显然今井翼更中欧美基佬的下怀。

 

刚坐下不久,就有陌生人完全不在意今井并非单独,点着酒给他暗送秋波。“真人气阿,翼。”

 

“羡慕了?”

 

“我羡慕这个干嘛,又不是没有男朋友,他要是知道我被别人搭讪了又得吃醋好久。”

 

“丸山君吗?”今井翼笑着谢绝了那杯血腥玛丽,伸手指了指旁边的涩谷表示自己有伴儿了。旁边的涩谷也很配合地伸了个中指,做了个狠表情试图灭了某些人的歪心思?“阿对,”看着那不自量力的莘莘低下头装作四处看风景,涩谷这才回头看向今井。

 

“他一定是个很棒的的男朋友吧。”

 

嗯?昴不是第一次听这种说法了,以前电话里被村上信五拉着念了一晚上横山裕的那没脑子操作“也是羡慕你,maru就肯定不会干出这种事儿。”好像也是这样收尾的?

 

丸山隆平似乎成为了各位眼里,别人家的男朋友?

 

“确实算是吧?泷泽肯定比他好不是?”

 

“说到这个人我就来气。”

 

“你俩在一起都快20年了还吵架?”

 

今井翼说到此处似乎真的来气了,杯子里的曼哈顿被赌气似的一饮而尽。涩谷昴看着对方这行云流水的动作,心里腹诽“看样子,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泷泽不是粉丝和圈内出名的惊

喜策划人吗?”

 

“呵…”

 

“他那个包东蛋的操作,你们自己都说了好几年不是?”

 

“你说起这个我就气,”今井翼睨了酒保一眼,那个一直在盯着他深v黑衬衫遮不住部位的酒保差点被吓得酒杯都掉了。“马丁尼一杯。”

 

“吼?”

 

“那次他被夸了以后连续五年他包遍了日本巨蛋。”

 

“不对啊?第五年他包了啥?”

 

“他五个都包了,我们人在东蛋其他四个转播东蛋然后放烟花。”

 

有钱人真会玩儿啊,涩谷抿了一口咸狗。“这不是小姑娘们最常说的霸道总裁标配吗。”

 

“不是我说他,我俩认识那么久了这么形式主义的东西能不能免了。我和你谈恋爱又不是图你一定要每年都搞这么大个场面,像个暴发户。”

 

“噗嗤…”不好意思没忍住笑了,没想到别人眼里的模范情侣之二也有这么些麻烦。

 

“年年大场面,一开始的新鲜早没了,后来他几年觉得蛋不过瘾开始包迪士尼了…真的要不是我拦着我怕他泷泽秀明东京铁搭都要包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涩谷昴狂笑不止,吧台被锤地发响。酒保刚上的马丁尼被今井抢下,再次一饮而尽。“你呢?丸山隆平才是公认的温柔体贴好男友吧。”

 

“丸山…嗯……”说起丸山隆平,涩谷昴突然有点恍神。“总觉得三言两语说不清?”杯子两三冰块因为夏威夷傍晚的暖风,化成了冰粒子,在杯中绕着逆时针转动。

 

今井翼看着涩谷逐渐将上身猫向吧台,整个人仿佛一只心情不好的猫儿,不存在的尾巴在空中扫来扫去。“嗯?我记得他鬼主意可多了。”

 

“比如说?”

 

“我记得我以前有一次舞台正赶上我生日。”今井翼边说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涩谷配合地点了点头,“丸山当时来看了我的舞台?在我结束以后偷偷来了后台,带了32朵玫瑰28朵是红的,3朵是白的,剩下一朵黄玫瑰,花语又是纯洁的友谊。不仅凑成了我名字的谐音还正好对上我32岁的生日。”

 

今井喝了一口马丁尼,若有所思道:“真是华丽又浪漫啊,有心了呢。”涩谷脸上的笑容突然就挂不住了。

 

“怎么他给别人就是情话小王子和浪漫专家。在我面前就怂的一批?!”

 

“嗯?那他对你是怎样的。”

 

涩谷一把把无辜的钱包摔在台上,露出里面两人的合照。今井翼探了个脑袋来看,只见涩谷愤愤不平地从钱包里抽出一打像是小学生手工一样的纸片,上面写着诸如什么“丸山捶腿券”“丸山抱抱券”“丸山聆听券”。

 

挺可爱的啊,今井翼看着炸毛的涩谷不敢出声。

 

“小学生吗?来看我的舞台从来不出声,我都是通过别人才知道他来过?”

 

“一个澡堂的时候又喜欢盯着我屁股看,晚上搞我的时候能墨迹好久还要我主动。我当下面不就是嫌累不想主动吗,怎么被日的那个是我主动的还是我?”

 

停一下话题怎么走向了限制级?今井翼差点把刚入嘴的马丁尼一口喷出来。涩谷貌似还在愤愤不平与自己男朋友的反差,今井笑了笑:“那你羡慕别人家的男朋友吗。”

 

“比如?”

 

“嗯,比如我家的那只金毛。”

 

也就你敢叫杰尼斯那位管理层金毛了,涩谷昴不敢出声。“不阿”

 

“?”

 

“反过来问你也可以,想要丸山隆平吗?”

 

“可以有。”

 

“可以有什么。”某位刚刚被提及的大型金毛的声音在两只猫背后响起。金毛虽然被人称为微笑天使,但是笑太多怕是有人会忘记他一直都是猎犬。

 

涩谷向着来人挥了挥手,然后怜悯地拍了拍今井的肩“兄弟要坚强。”“泷泽好久不见。”

 

说着就从自己的位置上跳下,做了个手势把泷泽牵到了今井身边,明显今井还处于自己背后说人坏话被抓包的炸毛惊怂中。“然后我把舞台留给你俩,拜拜”

 

丸昴side

 

幸灾乐祸的猫咪撒欢地溜了出去,全然没想到和那头金毛一同来了一只狸猫。

 

“…”

“你刚刚的话题听到了多少,”

“七七八八吧(;♡:)小涩嫌弃我了吗?”

 

高大的狸猫在面对涩谷的问题上一向过分敏感,暗恋的时候稍微对他有所回应他就会害羞地心跳过速,告白的时候哪怕是答应了他,他还是应激似的吐了三天。

 

涩谷昴对于丸山隆平就是碱金属,只是放在空气里就能轻易与其他物质反应,氧化还原出无数种类的生成物。可是自己却是煤油或者石蜡,和他无法反应,只能包裹着他,说好听一点是保护,说难听点就是束缚。

 

“傻仔,嫌弃你还和你交往干嘛。”

 

煤油与石蜡用于保存活泼性碱金属及碱土金属,隔离空气防止碱金属反应。正因如此,只有你才能拥有最纯粹的我,难道不是吗?

 

“ヾ(✿゚♡゚)ノ我相信小涩!”

 

傻仔。

 

涩谷昴笑着拉起丸山的手,看着丸山隆平笑着歪头和自己对视。

 

这个无条件相信自己的傻狸猫,我可不想放开。

 

泷翼side

 

“你听我解释,”

 

“想分手直说。”

 

“?”

 

泷泽制片人的脸黑的吓到身边酒保虽然听不懂他俩再说什么,但仍然因为动物本能远离了他俩。

 

“你说什么呢?”

 

“没办法我就是不会浪漫,只会花式包东蛋阪蛋,五个蛋来回包。人傻钱多,真是没办法。”

 

快40岁了的人突然较真真让人头疼,今井翼苦涩地笑笑。“你听我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

 

泷泽看样子是真生气了,今井好久没见过他这个表情了,上次还是自己突然病倒的时候吧。

 

“对不起秀明。”

 

“…”难得的泷泽秀明像个年下一样赌气起来了。

 

“其实,我确实做错了这些不满应该直接和你交涉。确实一开始的东蛋我很开心,但是后来年年都这么做,说真的不需要啊。”

 

“想着你喜欢,我才包的。”

 

金毛不存在的耳朵仿佛都耷拉下来了,今井翼看着恋人愈发低沉的情绪,不自觉揉了揉制作人的脑袋。

 

“但我更喜欢和你单独在一起,找个不起眼的地方吃面。”

 

泷泽鲜少被人摸头,哪怕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今井翼碰到他脑袋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头部其实是所有生灵最重要的部位,如果他愿意被你触碰头部,那么他一定对对方抱有极高的信任。

 

“我没打算原谅你,你晚上自己准备好了,明天行程可以取消了。”

 

“日”

 

 

“小涩,我算是别人家的男朋友吗?”

 

“你敢,你是我家男朋友。”

 

“今井桑?我算是别人家的男朋友吗。”

 

“你下次再这么搞我,你就可以找别人了!”

 

别人家的男朋友谁需要,我家这位才最好。


最后秦老师生日快乐♪٩(´ω`)و♪

 

 

 

我的妈?大谢谢灿灿!居然你还记得我这么早写过的一篇!爱你(* ̄3 ̄)╭♡!

秋山如妆:

 @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好喜欢他是龙这篇啊,长评撸不出来上图以示喜爱hhhhhh

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新年更加不会忘记7人関ジャニ∞带给我情感上的动力


这辈子都不会忘记タッキー&翼对我的影响



关注我的各位,请也一定各自安好。

【泷翼/rs】siblings

那什么乱伦系列第二弹,这玩意儿居然还有第二弹也是我厉害。Shijin,incest,dirty talk,rough s%e%x,无下限预警。泷亮父子设定,泷翼亲兄弟设定,泷昴夫妇设定,注意!!!


 

Ooc ooc ooc

 

rs+tt前后有意义,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搞出来真累啊(望天)


我写的很爽就是虽然到最后有点接不上了。第一次写到7k嗯…真厉害啊,下一篇应该是横雏+tt,又想搞一个亮翼做礼物给卡卡(不知道人家要不要)反正是雷文+爽文。开心最重要。



【関ジャニ∞】当关杰尼八是替身使者

全篇玩jojo梗,不要认真,7人出场注意有cp但是戏份描写不多。锦户亮全程吐槽役(辛苦了x)因为没有完美生物荒木老师的水平,所以直接用了原作的替身。


替身属于荒木老师,关杰尼八属于关杰尼八。


Ooc,ooc,ooc


Cp:横雏,山田,rs


以上可以?


众所周知,关杰尼八是个优秀的搞笑艺人,哦不是,是一个优秀的爱抖露团体。虽然历尽波折但是毕竟出碟销量,粉丝数年年上升,现已经是杰尼斯二哥的存在了。

 

这样的关杰尼八里,却出现了替身使者。

 

我叫锦户亮,我一觉醒来就发现身边多了个车不是车狗不是狗的玩意。在我惨叫着从床上摔下来之后这玩意儿不仅化成了沙状接住了我,让我一点事没有。还想来舔舔我,这是啥啊!我要回家!(你已经在家里了)

 

虽然不情愿,锦户亮还是履行了成年人的义务坚持去了电视台。今天是编年史的收录的日子,虽然背后那个狗不狗,车子不车子的沙雕玩意一直粘着自己很让锦户亮头疼。但是说真的这傻屌玩意锦户亮想把他扔掉,但是扔出去撞到桌角的瞬间,自己的肚子也像是被什么钝器击中了一样,疼的他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

 

来接他的马内甲看着锦户亮举起一个看不见的东西扔了出去,然后自己捂着肚子惨叫着倒下。

 

又犯病了吗,锦户桑(X)

 

总之是个碰不得打不得扔不得的东西了,那个车一样的东西甚至还流下了沙子泪。哇!我被你吓得半死都没哭好吗!锦户亮睨了那个东西一眼,结果那玩意就呜呜的委屈起来了。哇!你为什么会委屈啊!!!!旁边的马内甲安定的看着锦户亮和空气斗智斗勇,嗯…可能是冲浪冲坏脑子了。(X)

 

靠着强大的精神力,锦户亮还是坚持到了电视台。这个破事…身边没有人能看到这个玩意的吗。“户君?”

身后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锦户亮顿时安心了不少。太好了如果是横山君的话他一定能看得到的!毕竟他是不老不死的妖怪啊(?)

 

满含热泪的锦户亮一转身就是一个绿色的哈密瓜,我果然还没醒啊——在猝死边缘的锦户亮。“哇啊!!!!!!!!”“安静户君你叫太大声了!!!”惨叫刚开始就被那个绿色哈密瓜一巴掌(?,糊住了嘴。身边的那俩奇怪的沙子突然爆起,将那根闪着绿光的藤条用沙包围,横山也被吓了一跳“户君你也变成了替身使者了吗?”锦户亮问题还没问出来,身边自己的替身就将那根绿色发光的藤条一把扯下,藤条的拥有者也因此被拉倒在地,但是锦户亮没想到的是横山裕也直接脸贴大地亲密接触了一番。

 

“横山君,没事吧你!”自己还没冲上去扶起横山裕,那所谓的替身就化作柔软的沙将横山裕扶起。还好现在没有人过这条走廊不然这一幕怕是能吓死不少人。横山裕拍了拍身上的尘,那绿油油的哈密瓜脑袋在他背后晃晃悠悠的看的锦户亮头皮发麻。“所以说这到底是啥啊?横山君。”

 

“替身(スタンド)阿…jojo的奇妙冒险没看过?oraora那个,我背后这个叫绿色法皇(Hierophant Green

,你那个叫愚者(The Fool)。”

 

诶为什么你那个听起来就很牛逼啊,他看起来明明只是个哈密瓜,我这个虽然看起来还挺牛逼的却叫个二愣子啊。锦户亮心里一阵os,“亮酱?横山桑?”阿这声音是yasu,如果是yasu的话一定不会变成我们这种,诶?

 

刚一回头,一个肌肉兄贵,还他妈是用各种心形作为遮挡物的兄贵就握住了自己的手。日啊!!!!关西小型犬差点没被吓得从这个楼层跳下去。


“疯狂钻石麻烦你了,亮酱和横山君好像弄伤了自己。”阿?锦户亮在电光火石之间就觉得今早肚子被撞的痛好了不少,而那个兄贵治好了自己后就径直走向了横山裕刚刚因为被拉扯在地收的一些擦伤也瞬间就没了。

 

哇~医学奇迹啊。

 

“谢了yasu。”虽然锦户亮还是云里雾里的,但是姑且还是向安田道了谢。“阿~yasu你怎么又换发型了啊,莫西干?好歹…”但是话到一半,安田就打断了他。“你刚才说我的发型怎么了?!!”诶,刚刚还一脸笑嘻嘻的安田听到发型后瞬间变了脸,有种不好的感觉…

 

那个叫疯狂钻石的替身从背后突然一拳挥来,吓得锦户亮来不及闪躲。愚者及时将自己变回沙子包裹住了锦户,沙子的缓冲减少了不少疯狂钻石的力量但还是将锦户亮直接甩飞了出去。“绿色法皇!”背后的横山裕及时将法皇编制成网这才接下锦户亮。

 

只是为啥这个是荧光绿的条儿阿?真的很诡异啊!!!

 

“绿宝石飞溅。yasu清醒点这不是你真实的想法。”横山裕仿佛已经习惯这个设定了,抬手就是一个绿宝石?绿宝石????锦户·今天觉得自己大概没醒·亮。

 

不过横山桑你这个姿势太骚包了啊!安田因为无数个凭空出现的绿宝石被弹飞了一段距离,本来显眼的莫西干此时被不知什么时候压了下去。“yasu你醒醒啊!”锦户亮靠着荧光绿已经变成条状的法皇,抬手就把愚者放了出去。沙子糊了安田一脸,“诶?”可算是把他糊醒了。

 

“替身原本的主人好像会影响自身,yasu别被影响了。”横山桑你是不是真的接受这个设定太快了一点。

 

“阿户君你没事的,毕竟愚者的主人是条狗,对你这个人估计没什么影响。”

 

你真的不是在骂我吗横山桑????

 

安田晃了晃脑袋,“横山君,亮酱…”太好了,看样子yasu正常了!

 

“如果我们变成了替身使者,那其他人?”锦户亮试探地问了一句。

 

“阿…你猜的没错。”

 

“yasu你怎么受伤了?!”maru的小尖嗓只有在受惊的情况下才会蹦出来。“maru?你的替身是啥?”

 

“亮酱你先等一下,天堂之门!(Heaven's door)”是不是我疯了,yasu的脸变成书了?!!maru还认认真真的在上面写字,我不阻止没关系吗?锦户亮慌慌张张地望了一眼横山裕,对方却毫无反应?

 

“不可以因为头发生气,ok这么写好了就没关系了。”

 

“天堂之书,怎么感觉这么实用呢?”

 

“因为第四部是日常向啊,我们俩都是第三部的替身了。不过突然想和maru猜拳试试了。”

 

横山桑没看出来你这么宅的,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啊。

 

不知道村上桑和大仓是什么样子的了。

 

“哟这么一群人在这里堵着干嘛啊。”

 

这个声音是,村上桑!

 

锦户亮刚想回头哭诉今天都发生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阿。迎面就是一个紫色肌肉兜裆布兄贵。

 

“哇!!!横山桑救我!!!!!”

 

太丢脸了,锦户亮。

 

“阿…果然你这家伙是白金之星啊(Star platinum)”横山裕这么说着,还有点嫉妒的口吻。你嫉妒啥?他的兜裆布吗?

 

“也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替身气场上就很配村上桑呢…”

 

背后的大仓突然冒出来,一脸兴奋。

 

“那我呢横山君!”几根紫色的藤蔓从他的手边伸出。

 

“小兔崽子果然还是你的替身最弱了啊。”

 

?????no we can't!!!!!

 

说起来今天昴桑会回来来着,不知道他会不会也有替身这种什么的。锦户亮看着大仓用那紫色的藤蔓死死缠住横山不让他走,就要个自己最弱的解释。

 

“村上桑,用你无敌的白金之星想想办法啊!!!”

 

“你的哈密瓜想不到什么好方法对付这个最弱就受着吧。”

 

“总觉得我是疯狂钻石占了横山桑的便宜啊。”

 

“你们别动啊,我用天堂之门给大仓多加几笔就没事了。”

 

还是不要有的比较好。

 

所以在几个人吵吵闹闹的时候,确实是约好了这个时候回来的涩谷探头看了一眼,嗯…

 

“阿涩谷桑…”

 

“the world!时间暂停!”

 

你他妈是反派吗?!!!

 

横雏side

 

“虽然你是白金之星我很服气,但是我还是不甘心啊…”

 

“不甘心啥?”

 

“要我有白金之星我现在就和昴对拳去,毕竟喊着木大和哦啦真的很帅啊!”

 

村上信五突然扶额,自家最年长这么中二我怎么就没发现呢。

 

“阿还是羡慕你有白金之星阿。”

 

“你这么不喜欢绿色法皇吗?”

 

“我没有不喜欢法皇,"横山裕侧过头突然与村上对视,反而吓了村上一跳。“都是17年孤独,不过我可是有了一辈子的友谊了。”

 

“因为你一直在我身边啊,hina。”

 

“咳咳”无敌的村上信五故意咳嗽了几声遮住了自己因为被突然直球而仿佛被紫色隐者抽打过而泛红的脸。(Jojo的奇妙比喻)


“你这么说我也没办法把我的替身给你啊。”


“实话实说而已,谢谢你hina。”


///

 

山田side——

 

“yasu别再被替身控制了啊。”

 

“抱歉阿maru。”

 

“毕竟疯狂钻石只能治疗别人,你要是受伤了,就只能慢慢恢复了。”

 

“我知道了啦!maru说了太多次了啰嗦。”安田难得的闹起了小脾气。

 

“真是的…”

 

在安田看不到的地方丸山在自己手臂上用天堂之门写上。

 

不可以让yasu受伤。

 

気まずいside

 

“这个奇怪的玩意害得这次都没法和你好好呆一会儿。”锦户亮显得很不悦。本来就是想趁着录完编年史后和涩谷好好聚一会儿。

 

却被你们这些玩意儿打扰了。

 

“还有下一次的,别露出这幅要哭的脸阿小鬼。”

 

“那我走了啊。”

 

委屈.锦户亮限定.jpg

 

接着在没人的地方,涩谷偷偷释放了the world的能力。

 

3秒跑向你,1秒抱住你,4秒亲吻你。

 

最后一秒在你耳边说出自己通常不敢说的爱语。

 

我感觉我错了什么很棒的东西

 

茫然.锦户亮限定.jpg

 

 

 

大仓忠义,因为是最弱替身,被年上嘲讽了,还被一个人放置了。

 

“eighter我不做末子!!!!”

 

End


我私心了两对cp,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了。很可惜没完更多的梗(你还想玩多少)本质搞笑(并没有很好笑)

 

 

Hina的这份也到了








性感紫担在线哭泣,真是神奇的味道,不过确实很村上信五的感觉








一开始我觉得它太刺鼻了,有点跳脱让我很不舒服但是闻久了就觉得他的后调异常让人舒服








的确,就像村上先生。




一开始咋咋呼呼地冲进你的视线夺走了你的注意力。








但是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就迷恋上了,这种感觉,不是无理地吸引人眼球,而是有技巧的哄你开心。








就这样无数的女士都中了这样的圈套












此时你才警觉,他过分瞩目,这份envy根本就是for你自己不想与人分享他。

我就说你俩应援色gay的鸭批(X



是泷翼,papa不能受

这位猪蹄(X)先生居然是用纪梵希的π吗


奶油味泷泽秀明


我感觉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