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一生应援
タッキー&翼焦らずに待ってるよ

【后ts】猫先生们的夜话时间

给我最喜欢的两位猫先生,如果如果可以你们能再共演一次吗。

有丸昴,rs,泷翼的提及。

基本是我的废话…本文后ts算不算cp向请看官们自行定义吧。本来是想写翅膀和退社的苏老师的故事的,但是还没完成的时候就发生了这种事…没想到是翅膀猫先退社啊(笑)



接到今井翼短信的时候是他发布退社消息的好几个月后了。

 短信上只有寥寥几个字,“出来见一面吧。”非常符合今井翼的风格,涩谷知道虽然世间津津乐道的都是他俩和泷泽的过往,但心性上接近的却是他俩。也不怪粉丝间传的沸沸扬扬的泷泽秀明真是“口味”一致,涩谷自己都觉着他俩年岁渐长后却越来越像了。

 

都逼着自己自己去适应那所谓的“社会规则”,做着其实并不擅长的综艺,以此换的在舞台上那片刻的欢愉。不同的大抵就是今井身体不如涩谷走运,平常看着健壮的一个人说倒下就也倒下了。

 

而或许只有今井自己认为,自己从来没有都没有涩谷那样有勇气吧,翼向上扯了扯口罩确认了四下无人,接着才敢借着月色进了预约碰头的酒店。

 

进房的时候涩谷只穿了一件浴袍,昴身材过分瘦弱,给普通人穿的正好的浴袍在他身上却显得松松垮垮的,隐约露出涩谷的不常受日照的胸口。

 

今井脱下口罩,夏日的闷热还未退去,更由于被束缚在一层薄布下,多少有些出汗的今井被涩谷二话没说赶去了洗澡。一句话堵在嗓子眼却生生被迫地咽了回去。

 

其实涩谷又怎么会不知道他想问什么呢。

 

为什么你要离开杰尼斯。

 

其实问了也是白问吧,今井任由花洒落下的水垂落在面庞上。都这么大年纪了,却还是想对所有事都求根问底。其实对方估计也有同样的问题等着自己吧。

 

“那么我们谁先说?”等到今井出来,就看到涩谷一如既往地直接,小个儿男人穿着浴袍随意地盘着腿坐在床上,由于浴袍和床单都是同色系,导致那人与床的大小差异感更加明显。

 

“有必要吗,”今井腰上挂着还冒着热蒸气的浴巾,晒成蜜色的皮肤由于长期治疗见不到光而与手腕显出明显的色差。“我记得叫我出来的是你吧。”小猫似的,涩谷倒在那张双人床上来回翻滚起来。另一只猫揉了揉脑袋,也放任自己的身体陷进柔软的被单里。

 

猫,是这繁华的大都市中渺小的不值得一提的生灵。他们不屑于跟从所谓强者的脚步,那样小巧轻盈的身体却可以踏足世界所有角落。没有事拦得住他们,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们。

 

无论是曾经狂野后来归于平静的曾经野猫,还是一直都爱粘着喜欢的人的家养黑猫。

 

猫一直都是猫,虽然你以为他们被岁月磨平了棱角,但有一天他们毫无征兆得毅然决然踏上征程的时候,你才会感叹一句。

 

“原来猫还是猫啊…”

 

变得怎么会是他们呢,变得是环境,是他们身边的人,但猫一直都是猫。

 

“所以你就是来找陪你我睡觉的?” 今井撇过头看向同样望着他的涩谷的眼睛。仿佛他们一瞬间回到了还没出道的青春时代,他是那个怕生不爱说话的小黑孩儿,他是那个逞强好胜的关西野孩子。曾经他们一起躺在一张不属于他们家任何一人的床上,窃窃私语,聊着自己幻想的璀璨未来,做一段不属于自己人生的疯狂梦境。最后被床主人笑着念叨:“快睡了!明天还有那么多工作呢!”

 

那些幻想多少都实现了,那些疯狂多少也都做过了。曾经混杂着青春荷尔蒙与,汗水,与苦难的少年时代,是翼和昴曾经都嫌弃的幼稚和受难交织的日子。

 

到现在躺在一起,二人却不约而同的回忆起那段充满希望却不也乏不公的时光。“我猜我们在想同样的事情。”昴先开了口,“hehehe~”今井翼黏黏腻腻的笑声传进了昴的耳中。真好,没有媒体的长枪短炮,没有身边人的质问声,只有两个多年的老朋友躺在一起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涩谷将自己的手举向空中,室内的节能灯发出柔和的人造黄光。今井透过主唱骨节分明的手指看向打下来的破碎光芒,再次发出呵呵呵地今井式笑声。“这么好笑?”涩谷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想笑。”今井翻了个身,让自己滚到了涩谷的肚子上。轻轻地靠在身下过分瘦小的男人的肚子上。

 

“不过你还真有勇气啊…”

 

“彼此彼此,不是吗?”

 

“你没被骂吗?我刚提的时候差点被泷泽骂死诶!”

 

“彼此彼此,我差点被横山揍阿。”

 

“横山?”今井听着突然起了劲,“我以为会是村上反应大点,他看起来更不像那么沉得住气的。”

 

涩谷没起身依旧窝成一团,“你以为他们还小吗,不过还真的出了点意外。”

 

“什么?阿说起来我这边也出了点小事。”

 

涩谷也起了精神,“所以是什么?”今井凑过来贴上他的额头回答道:“你先说。”

 

“丸山,”

“嗯”

“向我告白了。”

“真不出奇呢。那么你接受了?”

“怎么可能,”涩谷伸了个懒腰,语气平淡的仿佛再讲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在同一个团队里,错误犯一次就够了,何必耽搁别人呢?”

 

“哈~看样子冲绳给你带来了不少的心里阴影。”猫似的挑起涩谷的下巴,立刻就被对方甩开。

 

“再贫嘴我现在就走。”看着在炸毛边缘的涩谷今井也不打算再逗他了,“我以为我们是来互诉衷肠的。”“该你了。”

 

“…”

 

涩谷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如同发现猎物一样穷追不舍,“哦呀,看样子是终于还是把问题谈到了床上去了啊。”

 

“真可惜我并不是自愿的。”

 

“别骗人了。”

 

“呵呵呵呵呵呵,私人问题问完了,你是要去la了?”

 

“嗯,”似乎没想到话题跳的这么快,涩谷有些接不住。“你呢,没有什么打算?”

 

“病治好了的话,果然还是西班牙吧。”

 

“舞痴…”

“乐痴,没资格说我吧。”

 

两人四目相对,似乎谁也不让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后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最后笑到瘫倒在床上,难再起身。最后还是今井笑累了才开的口。

 

“我一开始真的觉得你挺讨厌的…”“因为曾经我‘抢了’泷泽?”“不止阿,你能做我做不到的事,敢豁的出去,又有天分。”

 

“真是迟到20年的夸奖啊,”“还有坏话,别忘了。”

 

接着又是一阵笑声。

 

“是时候离开了,”

“阿…也是,回见吧,小野猫。”

“再见,小黑猫。”

 

月色下,在巷口的灯光下,两只猫互相叫唤了几声后,跳跑着消失在了阴影中。在影子消失的瞬间,他们什么都没有留下,消失了。

 

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那就要由猫先生们决定了。








不能丧气啊!我可是喜欢泷泽秀明的女人!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