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一生应援
タッキー&翼焦らずに待ってるよ

【横雏樱叶】我能吃下你的血肉吗2

汉尼拔paro!!!
食人情节有,犯罪情节有,可能过不了有,文笔很差有,多cp有,对日本的jingcha系统不是很了解所以漏洞百出,算是自我挑战的一篇文章请不要在意,可以骂我不要太过分就好。

本章有隐晦的食.人描写!!!!!

真的不是很有文笔!!!!!!!

未来只会更垃圾!!!!!

可以接受吗!!!!

涉及暴力,s.ex,流血,精神折磨,ooc,横山裕和樱井翔黑化注意!

涉及cp:横雏,sa

如有不适,请速度离开



4.

横山裕今日心情甚好,樱井翔能看得出来。实验物理学家为对方重新斟上了一杯新茶。身体虽然微躬,然而樱井教授那双操作过无数精密仪器无暇的双手却能稳稳地握住壶把,壶内的液体稳稳当当地落入横山裕面前配套的茶杯中。

樱井翔看着这一幕,心旷神怡。轻度控制狂的樱井教授只要事情按照自己的所设想的一样进行就是这愚蠢的人生给他带来的唯一慰藉了。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开心。”横山裕突如其来的出声让樱井翔不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教授抬起头,他看见横山裕早就等在那里与他眼神接触。樱井翔讨厌横山裕一如他喜欢横山裕一样,他的行为可预测,但是他行为背后的意义却无法探求,这对于探索真相为工作的实验物理学家来说,几乎是最禁忌的事。

他收起自己的态度,继续手上的动作问到:“说说看,那位小侦探终于还是没忍住?”

心理学教授嗤笑出声,看样子是了樱井翔腹诽。他结束为横山裕沏茶,重新坐回了横山对面的软沙发里。“这个世界对你我来说不过只是棋盘而已。”樱井翔重新拿起当日的卫报。清晨的阳光虽然微弱却能把影子拉的很长,足够将所有不协之物藏匿于其中。横山裕始终保持着他最适当的微笑,危险而狡猾的鹿,樱井翔回以相同的微笑,以为自己能够掌握全局的蠢货,你不过只是一头长着漂亮脸蛋和致死锐器的畜生而已。

总有一天,猎人会开枪。

看着横山裕喝下自己所沏的茶,樱井翔的手却开始病态地颤抖起来手里的报纸。

殺す、殺す、殺す!!!!!

啪,“樱井教授…”樱井翔不可思议地抬头,横山裕已经曲身跨过半张桌子,左手死死的握住了樱井的痉挛似的右手。在樱井翔因为阳光而收缩的圆眼注目下横山裕依旧笑着开口,音调不急不缓正如他的风格,令人生厌。“一个好的猎人,会分清什么时候才是开枪的正确时机。” 樱井翔听到他这么说。

听话者抬头看向他。我恨这个男人,但是我也同时爱着他。樱井终于停下帕金森患者般的颤抖,报以微笑。“樱井教授”的皮还要持续。横山裕勾了勾嘴角,放开了他重新坐回了原位。

回去再看看那位侦探先生吧,樱井翔想。面前的横山裕正喝着还带着热气的茶,正对面的樱井翔无法看清他的面。

鹿抬头看向猎人,
鹿冲向了猎人,
鹿开膛破肚了猎人,
鹿没有杀死猎人, 


猎物与猎人或许从来就没有界限

5.

横山裕,37岁,出生于日本大阪府……该死!村上信五看着这些公式的资料只想把他们撕碎扔碎纸机里再碎一万遍。查了他这么久全都是些官方资料。

村上信五看着面前整理的关系网,横山裕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记录的一清二楚。

宛如一个跟踪狂。

面前的蛛网一般相互交错的关系网,在村上信五眼里不亚于一张撒满人骨的尸冢。每一点每一滴,都流着属于不同人的人血。

但是仅仅外表看起来,这张关系网却正常的令人同情拥有者。8岁家中巨变只有他一人存活,10岁被海外家庭收养,26岁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心理系博士毕业,30岁回归日本成为庆应大学客座教授。

光是家族巨变就足够让人为他掉眼泪了不是吗,村上信五抓住那张1990年的新闻记事。

一刀将他钉回了墙上。

还差一点… 村上将自己埋进关系网里。


网包裹着他,接纳了他。

6.

坂本仁义,今天下班从居酒屋回家的路上和一位打扮得体的男性正面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小哥哈哈哈哈!”坂本醉醺醺地连眼前的所见的人都看不清楚。他含糊不清的嘟囔了几句,然后大步的向前走去。

被撞了一身呕吐物的男人,低头看了一眼这身被毁的差不多的衣服,一言不发。厚重的刘海下看不见被遮挡的双瞳,手中的公文包被攥紧。鞋尖的朝向突然变向。

新宿闪烁着令人炫目的霓虹灯,时亮时暗的光源,模糊了人们的双眼。作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超级都市,来来往往的人群擦肩而过,丝毫不在意身边多一人少一人。

或许大家都有过不是吗,对着全然不熟悉的陌生人有过莫名的恶意。

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要是…

他消失就好了。

坂本先生抬头看了一眼红绿灯,真该死要赶不上终电了!他身上发出的酒气引来身边人的侧目,几个OL甚至发出了声声埋怨。

如果你此般黑暗的念头,实现了呢。

坂本先生在归于黑暗之前见过最后一面的是那个穿着体面的男人。

“我朋友给你们添麻烦了。”

他一直向往着的“上层人”称呼他是朋友,真好啊。

7.

“这是什么?”樱井翔坐在那台小型绞肉机面前,从中出来的肉酱正在被横山裕做成典型的德式香肠。

“晚餐,我的朋友。”横山裕头也没有抬地回答。

樱井翔不再追问,那他注意到了横山裕带回来的陌生人的衣物。“我很期待这顿晚餐。”

“其实你不需要如此期待,翔君。” 横山裕开火,青色的炉火出现的瞬间,他说道:

“这并不是一头听话的猪。” 


8.

地牢里的相叶久违的迎来了一顿肉餐,他狼吞虎咽地吃下了配菜后,将肉用力扔出老远。蜷缩在与那份晚餐最远的位置,避之不及。


仿佛那不止是一顿晚餐,更像是来自一份深渊的邀请函。



还是想要评论和心心和蓝手(・᷄ὢ・᷅)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