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一生应援
タッキー&翼焦らずに待ってるよ

【横雏】mr.&mr.yokoyama

史密斯夫妇paro来源一部分来自于723的横雏ghost repo(为什么我不写ghost?你猜啊)部分来自@JJ:D 的那张賊辣的图!!!你们去看啊!!!!

我总觉得老横又双叒叕给我写崩了…真是对不起m(._.)m

副cp未定

依旧是ooc预警,未来有脏话play预警

开车有,瞎几把写有八团以外的团出现可能

本章出现可爱的利达~请各位学心理的大佬们打人不打脸啊。


以上可以接受?

0. marriage counseling

“额…”城岛茂看着面前的互不理睬两个年轻人,有些无奈的轻嗑了几声。

“那么,两位为什么来做婚姻咨询?”

白皮肤的黑发男人稍微侧过了身,将自己面向了婚姻咨询师,却依然没有正视自己伴侣的开了口。

“嗯…就是对婚姻的一种保障,你懂的就像是再高端的汽车要有,那个定期的质量检查。”

城岛茂饶有兴致的抬了抬头,手中的钢笔绕着四指转了一圈,然后在记事板上写了些什么。

婚姻咨询师显然对这种“定期维修”的状况游刃有余,毕竟如果婚姻真的毫无问题的话他这个婚姻咨询师也应该喝西北风去了。

“从一到十,给你的婚姻打个分。”

“8”一直未出声的下垂眼男人突然出声,他修长的双腿交换了一下上下交叠的位置后故意的拉远了和他伴侣的距离。

城岛茂抬头环视了一眼面前的这对夫夫,手上的功夫也没有停下。

“那么横山先生也是这么觉得的吗?”

“等会我想问一下是从0到10?0是最差还是?”看着自己伴侣因为这个小问题而激动的甚至身体都有些前倾,下垂眼先生就忍不住自己的白眼。

很有意思的反问,城岛茂依然宠辱不惊。“以你们自己的感觉来就好。”

另一位横山先生不自觉的皱了皱眉,随后看向了自己的丈夫“那么…ready?”

“ready…”

“8!”
“8!”

依旧十足的默契。

“那么,介意说说看你们第一次相遇的地点吗。”

村上信五——虽然身份证明上是写着横山信五的男人在听到这个问题时几乎是迅速地脱口而出。

“东京/大阪”

不可置信!信五一脸你认真的吗瞪向了自己丈夫。而对方却好像是故意一样,忽视了他的不满视线的投射。

横山裕仿佛对自己的答案十分有自信,正如他一直所做的一样。他那一脸坚定的神情。该死,真是假的看着他的脸也让人觉得是真的了,信五这么想着,将自己自暴自弃的摔进沙发里。

“随便吧,大阪就大阪…”

“…”

城岛医生有些无法解释现在的情况,前几个问题几乎保持高度的默契值,现在却在初遇这么容易回答的问题上出现这么大的分歧。

其实信五先生这次确实是错怪横山裕了,虽然他本人可能不记得了。但是在两人还在极小的时候,横山就因为任务而在大阪见过尚且还未名村上的他了。而在信五的记忆中的相遇,却是他们作为成年人相遇的初次见面。

“那么大概是多久之前呢,你们的,初次见面?”

“5年…”
“6年前!”

窝在沙发里的村上在听到对方的回答后直接紧绷再次弹了起来,在看到对方的表情后他就只好认命似的倒了下去。

“你知道吗,这或许就是为什么我们坐在这里的原因。”

村上信五揉搓着鼻翼试图缓解自己伴侣带来的压力。

“所以你终于承认你有问题了?”

横山裕偏过头侧视这村上信五,从村上的角度看对方半眯的眼睛简直就是他自以为是中心主义的最好诠释。

“我受够了,5年前我们就是在大阪…你不可以否定吧!”

“我当然知道,顺着你的第一次相遇的地点所以我才说出是‘6’年前!在大阪。”

村上信五一摊手,好吧好吧谁让你是横山裕呢的表情彻底放弃了争论。

同时我们的好好医生城岛先生,也正在勤勤恳恳的记着笔记…

接着便是一段时间的笔记的沙沙声。

“哦!我打扰到你们继续了吗?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停下的。”

注意到尴尬气氛的城岛医生,重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他咳嗽了几声拉回了两人的注意。“这样吧,可以请你们二位回忆一下你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吗?”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亲一下(づ ̄³ ̄)づ
也欢迎各位预测一下副cp哦~

评论(16)

热度(58)

  1. 99镹感冒灵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