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関ジャニ∞渋谷すばる一生应援
タッキー&翼焦らずに待ってるよ

【全j】后宫杰尼斯5

4

很雷很雷很雷!!!都是作者愚蠢的脑洞!!!

看官们如果觉得不开心了立刻退出!!!

严重ooc!!!几乎黄金都是泷泽后宫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主心骨是all昴和泷all,涉及了横雏,sa后续什么cp写到再说

恭喜老泷终于被绿了(X)我没忘记这篇傻屌文(只是令后太好吃了我回不来了)

出场了各位奸夫(?)越来越不好玩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



35.

“吓死我了!小主?你为什么要答应那个皇子教他吹口琴啊?”

“嗯?”涉谷百无聊赖地来回折腾着手里的口琴,自顾自的继续秋千。却不知远处正站着两位官家子弟。高的那位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们,矮的那位拉了拉高个儿男子。见劝诫无用,只好作罢,任由高个儿拉着自己走向那俩后宫中人。

“臣户部侍郎,大仓忠义,”“臣弟简郡王松本润给常在请安。”

这一请安吓得涉谷直接从秋千上跌了下来。“我了个乖乖,什么阵仗?”安田看着涉谷这般行为吓得忙去扶他,扶起来后还不忘将他直往身后护着。见他被摔愣了,就慌慌张张地牵着涉谷跪下作揖。

“两位大人,宜常在给您请安了。”被安田这么一带,涉谷才清醒过来,连忙跪下行礼。诶今天怎么回事皇亲国戚老是冲着我个常在这里跑。

随着位分最高的松本起身后,大仓和涉谷也分别起了身。三人站在花园处,面面相觑。倒是大仓这个鬼精灵的率先开了口:“怎么这位宜常在怎么新春家宴时不曾见过啊?不是都是皇上嫔妃吗。”一听此言,松本顿时就皱了眉。大仓嘴上总是没个正行,现如今在后宫对着妃嫔也如此放肆。

他刚想出言提醒,“不必户部侍郎置喙,我们小主一直病着怕冲撞了侍郎大人,先告退了!”那宫女倒是个嘴快的,一口气唬他俩一愣一愣的,气冲冲地回了礼示意着自家主子要离开了。

但临走时,那宜常在还窃窃地在那宫女耳边道:“安田你也太放肆了,那可是个郡王啊。”随着那二人越走越远,大仓也打趣道:“皇上后宫佳丽到还真是多姿多彩起来了。润你说是吗。”

“安田…”松本听到这个名讳心中一惊,但面上却未表现。他依旧得当的回了大仓一句“大抵是吧。”便不再提起刚才的那段插曲。

大仓见他又是这般正正经经的样子,也莘莘然不再多舌。

倒是那宫婢有点意思。

36.

此时日头正好,大皇子和太子正赶着上景仁宫给皇后请安。路上却又遇到一位故人。

“三弟!”大皇子眼尖远远就看到了,捧着把笛子的三皇子。山下闻声抬头,那黑肤男孩儿正是自己异母兄弟锦户亮。

锦户亮虽不是同胞兄弟,但自幼养在皇后身边,三人倒也还是亲近。况且自从大哥斗真分府,自己领命驻守边疆,四弟年幼,也就这位还年轻的小弟弟还能常在母后跟前尽孝。

锦户亮远见着两位长兄,也快步上前。急切地行礼道:“大哥,太子殿下”说着就要鞠躬,却被山下扶起,“自家兄弟,不要拘束了。”“智久说的是,亮你也是去给母后请安的吧!”

锦户微微一笑,“正是,母后见两位哥哥回京身子心情一定会大好的。”听到此话山下就不明了忙问:“怎的?母后心情沉郁,可是身子不利索了?”

提到此时锦户满面的欢喜都沉了下来。“左不过还是和父皇那些陈年旧事,这几年智久哥你防戍边疆后,母后为了你和父皇又置气了,觉得是父皇生生逼得他与你母子相离,越发不待见父皇了。”

智久闻言内心却是不悦,戍防是为了国家也是太子的本分,母后身为中宫却不识大体。但转念一想到底是母子情分,不好责怪。于是面上不动声色的山下故作动情道:“母后对我,真是极好…我去戍防也是为国尽忠。”看着自己两个弟弟在莫名的地方动情,一向有眼力的生田斗真忙打了个呵呵“那就快写走吧,别站着了。”

37.

相叶雅纪最近忙的昏头转向的,中宫不管事,逢年过节都是他这个贵妃花心思。

但是能见到他也是值得的。每每家宴,皇上再不喜欢开国郡公也还碍着天家规律不得不招他入京。

樱井翔早就不像先帝在位时,那样意气风发的三皇子了。如今他被贬黜到关西后早就没了那股子精气神。进来请安时索索瑟瑟的,像个被指认的贼人。 

往昔相叶还是个府里伺候的侍从,樱井是那个骑马险些撞到他的皇子。只一见就动了情。如今他只能坐在皇上的嫔妃第一席,而樱井却是坐在后排的不得脸的皇亲罢了。

“雅贵妃,怎么不见你说话。”皇上敬酒时,他才发现自己失仪。为圆利益周正,忙起身请罪道:“臣妾一时惶恐还望皇上宽恕。”

坐上的泷泽突然大笑起来:“诶,好日子不说这些,你快起来。朕感念你筹划家宴辛苦,你自罚一杯就当朕赐你一杯,望你今年能怀上皇嗣为朕开枝散叶。”

相叶不漏声色的谢恩,一杯下肚。吞尽多少不为人知的苦楚。

38.

本来是答应要去教那个神经兮兮的皇子口琴,但是突然一场大雪生生困住了涉谷。

诶呀不知此时,信酱在做什么?那么大雪也出去找不了他。“安田你说我…”“小主消停会吧,今天你是出不了永和宫大门的了。别想着那个皇子或者信贵人了。”

呵你倒啥都知道了,略略略。

39.

信五住的延僖宫,是最偏僻的宫羽。那主位的智嫔,是个不爱出来走动的。这般旁人看着不利的条件倒是给他造了个好处。

“你快走吧,我们这样被人看见。对谁都不好。”村上信五知道自己是个念旧的人,再与横山相见只会落人口舌。哪知横山却拉着他的手死死攥着不肯放。 横山自从先皇倒台,被发配回关西后。他这个礼亲王就被贬成了礼国公,也就理所应当的被打成了开国郡公一派,终生难再翻身。他本不想再争,守着村上平凡过一辈子…哪知世事难料,只是因为是生母森贵妃祭日回京祭拜。回来时就得了村上已经入宫的消息。

“hina你…为什么啊?我虽然不再是皇上跟前的人,但”说到情处,横山变本加厉把村上整个人搂在怀里,吓得村上慌忙想推开他,但却抵不过对方,反抗到最后也只能变成欲迎还拒。“我不信你为了这天家恩宠,弃了我们多年的情分。”横山裕当年跟着樱井翔造反时未曾落泪,现如今却落下两行清泪。

村上听到此处,看着横山憔悴了不少的面容,也不再抵抗,一同哭了起来。“为了给你们报仇啊,开国郡公有雅贵妃在后宫,你却什么都没有啊。”

大梦初醒,横山只觉得脸上辣辣的,仿佛当年被父皇狠狠抽了两耳光一样。当初守不住母妃兄弟,现在守不住心爱之人。

不甘心,不甘心啊。什么都让那狗皇帝占了去,皇位,人心,后妃。横山裕内心深处早有不满今日听了村上与自己果真心意相通,一时冲动索性横抱起对方。村上先是一惊但却终究放弃了挣扎,任由横山带着自己上了寝室。

到底还是与他苟合在一起了。

横雏苟合了,不要打我!

评论(5)

热度(11)